我妈是个心机女

2019-02-07 09:25

(原标题:我妈是个心机女)

我妈是个心机女



  

图文无关
  妈妈要来北京看我,这是计划了近两年的事情,终于成行。
  来之前,我苦口婆心劝她说,你就带上身份证好了,别的都不用,这儿啥都有。
  她不停口地说,好的,好的。
  妈妈从小不听话,姥爷说得果然没错。去车站接她,我左等右等,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出来了,才看到她慢吞吞地移动过来,背着锅碗瓢盆,提着大包小裹,像一座山丘那样移动了过来。
  那一刻,我真想“翻脸不认妈”,扭头就走啊。
  有这么坑儿子的吗?你说,我这是接妈,还是接行李?从车站到我住的地方,要换三次地铁,足足两个小时,好容易休一次年假,成心累死我是吧?
  终于到家了。她打开行李箱,一一往外拿东西。
  这是十个烧饼,你不是最爱吃老家的烧饼吗?
  这是两斤香油,大城市卖的香油不正宗,没咱家的香。
  这是两个盘子、两个碗,听你说北京的碗一个就要二十几块,我在家买的才两块。
  这是牙刷,家里有,我就带来了,免得你再去买。
  这是一条被子,晚上我盖,你这儿不是就一条吗?
  这是一个被套,给你冬天的时候用,记得你说这种“毛毯被套”最舒服了。
  ……
  我立在原地,一时哑口无言。
  带妈妈去影院看电影。活到五十四岁,这是她第一次正式来电影院。
  刚到影院门口,她就羞赧地对我说,你给我拍个照好吗?把影院的名字拍进去啊。
  真没见识。我掏出手机给她拍照,“一、二、三”,喊到“三”的时候,她突然笑意盈盈做了个“V”的手势。切,这老太太,还挺新潮。
  我去买饮料和爆米花。她紧紧拽着我的胳膊不让去,“在家吃得饱饱的,还吃它干啥?反正我不要,你要的话,自己买一份吧。”
  好吧,不买就不买吧。眼看电影要检票了,我拉着妈妈去入口排队。
  轮到我们的时候,工作人员一人给发了一副眼镜,3D嘛。妈妈眼睛一亮,附在我耳朵上说,这是赠送的吗?家里刚好缺一副眼镜哦,上次给你爸纳鞋底,都看不到针线了。我白了她一眼,懒得理她。
  找到我们的位子,刚坐下。像变戏法那样,她从包里左摸右摸掏出一瓶饮料,递给我,喏,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喝的“小香槟”,还记得不?多少年没喝了,来之前去县城赶集,我找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。
  黑暗中,不晓得为什么,我突然鼻子酸酸的。
  第二天,去便宜坊吃烤鸭。
  去之前,妈妈小心翼翼问我,那里的烤鸭老贵了吧?咱们还是不要吃了吧?又不是没吃过,家里十八块钱一只,上个月我跟你姐刚吃过。
  我说,贵不到哪儿去,好容易来趟北京,街坊邻里都知道你到儿子这儿享福了,连烤鸭都不请你吃,我丢不起这个人,你要为我考虑一下吧?
  那好吧。妈妈不情不愿地答应了。
  去到烤鸭店,一坐下,她就大呼小叫。天呢,这里也太好了吧。你看,有师傅当场切鸭子耶,你看,头上的吊灯,这得废了多大功夫才装上的呀。
  我摆摆手,示意她小点儿声。
  她沉下声音,窃笑着对我说,儿子呀,我发现了,这个地方,就你妈一个人是农村的,你看看人家,哪一个不是有钱人,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,咱们整个村也没几个人来过,你大姨、二姨都没来过,哈哈哈。
  我撇了撇嘴角,没理她。
  烤鸭上桌了,我拿起筷子,刚要夹,被妈妈拦住。别动,你先拍个照啊,拍好了传给你姐,到时让家里人看看。
  我只好象征性地拍了个照。她又说,手机你先别收起来,待会我吃的时候,给我拍个视频,你看我头发乱不乱,要不要整理一下?
  吃到中途,妈妈突然说,不行了,不行了,我要上厕所。我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,她去了。
  酒足饭饱,我去收银台结账。服务生说,刚才有个妇女结过了。
  好,很好。老刘啊老刘,阴谋诡计还挺多,可以去宫斗了呢。
  去的第一个景点,是故宫。到了那儿已经中午了,我说妈妈你等在门口,我先去买票。妈妈找了个地方,坐下来。
  排队的人真不少,左等右等,终于买上了票。回到妈妈身边,发现她正吃着什么东西,脚下放着一盒牛奶。
  我定睛一看,天呢,这不是我去年买来已经过期的牛奶吗?
  我拿起牛奶就要丢进垃圾桶,迟了,盒子已经空了。我厉声对妈妈说,你吃的什么?该不会是饼干吧?早跟你说过了,牛奶饼干都过期了,打算扔掉的,你吃出问题怎么办?到时还要给你看病,我可没钱啊。
  被拆穿了,妈妈歉疚地笑着说,哎呀,没事的,咱们老家人哪有注意过什么过期不过期的,还不是照样吃了喝了,你放心,一定没事,再说,故宫那么大,咱们逛一圈天就黑了,哪有地儿吃饭嘛。
  吃了就吃了,我也没办法。看着空空如也的塑料袋,我无奈地对她说,你是吃饱了,那我吃什么呀?
  这里,这里。妈妈放下挎包,打开来。喜上眉梢地说,你瞧,两个苹果,三只香蕉,还有一大罐酸奶,昨儿个我就给你准备好了。
  阳光下,看着她雀跃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很想哭。
  那箱过期的牛奶,和半袋过期的饼干,在我准备丢出去之前,还是被她吃光了,喝光了。我藏了十八个地方,她找了十八个地方。
  白天出去玩,晚上在家写作。我有一个习惯,写作的时候,身边不能有人,就算对方不说话,也不行。
  一天晚上,正打算写作,妈妈对我说,我出去转一转,在旁边的广场遛遛弯,平时在家遛弯习惯了,不活动一下就不舒服。好好好,我连连应着,也没多想。
  约莫一小时后,妈妈回来了,提了一大塑料袋的东西,气喘吁吁的。我住六楼,没有电梯,平时没什么事,连我都很少下去。
  我刚要发怒,她就打断了我,出去遛弯,旁边刚好有个超市,最近香椿刚刚上市,馋得我呦,直流口水,你个熊孩子也不知道给你妈买,还有小芒果,金黄金黄的,你忘了以前我最喜欢吃这种水果了吗?还有里脊肉,里脊炒蒜薹我好一阵儿没吃过了,你不孝敬我,反正我有钱,自己花……
  一瞬间,冰箱塞满了,结结实实的,险些关不上门。
  第二天早晨,餐桌上,我最爱的香椿炒蛋赫然在目。妈妈说,我已经吃饱了,那是给你留的,我一气儿炒了八个蛋,哎呦,可把我撑坏了。
  说完她就去拖地了,一边拖一边絮絮说着,人老了啊,就要多活动,拖地有益健康。
  我抽抽鼻子,没忍心拆穿她。
  从四月二日到四月十日,妈妈住了九天,四月十一日,她要回老家了。
  早晨九点四十三分的车,怕耽误了,潦草地吃了一顿泡面,我们就上路了。
  一路上,妈妈都在说,你不要送我嘛,给我讲一下怎么坐就好了呀,害你休息不好。给你讲一下就好?你要真那么聪明,来的时候,不该让我接呀。呦,长大了,瞧不起你妈了呀,你等着,下次端午节放假,回到家我一准削你,你奶的拐棍还在墙上立着呢。
  到站了,换过纸质车票,妈妈进站了。